2016年深秋昆嵛山写生

 

从1988年第一次带学生来昆嵛山写生,至今已近三十年了。

  几十年来我画了数不清的焦墨、水墨写生及速写,画遍了昆嵛山的沟沟壑壑、山山水水,历经风霜雪雨及太阳暴晒,写生稿上千张,其间的艰辛及愉快难与君说。

  当年跟随我去写生的学生们的孩子都长大成人了,我自已更不必多说了。非人磨墨墨磨人,磨来磨去,磨出了白发,磨出了一个半大老头……

威海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为响应习主席号召,组织艺术家深入生活写生创作,向人民汇报,我又一次来到了昆嵛山,同行的有我们的同门大师兄,还有年轻新锐画家,是一个良好的学习、交流的机会。

  白天勤奋写生,晚上弄点小酒以驱风寒,写生活动自然是紧张、艰辛又愉快……